临忆忆忆忆

啦啦啦啦啦啦啦每一天都是快乐的帅鸽呢

发个试妆证明我还活着,最近一定会更新的

【贺氏骨科】绝缘

  人群之中最耀眼的那个人,被发胶打理的一丝不苟的发,漆黑的眸,棱角分明的脸,黑色西装。

  贺天努力的想从他身上找出从前的影子,可是那个温柔的唤他小天的人却早已模糊的不成样子,面目全非。

  “哥哥,我以后会像你一样厉害吗?”

  “当然了,我们小天一定会比哥哥更厉害。”

  “那我以后要成为大英雄!和哥哥一起打倒坏人!”

  。。。


  太可笑了。

  贺天看到他和周围的人客套寒暄,心里五味陈杂,说不清是什么滋味。

  “我出去透透气。”也不管他们听没听见,便大步走向了天台。

  贺天松了松领带,点了根烟,却不抽,任由烟雾模糊了视线。

  “贺天。。。?”

  贺天转过身,看向贺呈,看向他曾经深爱的哥哥。

。贺天想走进一些,可面前的路却变为断崖,再往前一步便是万丈深渊。

  终是贺呈向贺天贺天走来,“小天。。。你受苦了。。。”

  像是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贺天大笑起来,笑的心脏生疼,笑的眼泪都流出来了,“受苦?”贺天看向贺呈,“我一点都不苦,我过得快活着呢。你知道他们是怎么对我的吗?”贺天把自己指间的烟扔在地上,踩在脚下,“看到了吗?就像这根烟一样,被人狠狠的踩在脚下。我每天过得像条狗一样,对不同的人摇尾乞怜,用自己的自尊博取他们的欢心。当你被众人簇拥环绕的时候,知道我在干嘛吗?”

  “别说了贺天。。。别说了。。。”

  “为什么不说?你不敢听了?”贺天揪住贺呈的领子,他全身都在颤抖,因为愤怒,更因为心痛,刺骨的痛,“当我最需要你的时候你在哪啊?现在才跑来表达你虚伪的歉疚你不觉得有点晚吗?”

  “对不起。。。”对不起,我只能这么说。

  “呵。”其实只要你说一句,哪怕是假的,我也会信你,可你这句对不起,这算什么?贺天松开了贺呈的领子,“不要再找我了。”

  贺呈啊,别再找我,我怕我会心软。

  从此,便绝了这缘分吧。

                                   【未完待续】


【贺氏骨科】绝缘

  晚宴。

  “今晚很帅嘛。”见先生给贺天整了整衣领,“放松点,没什么可紧张的。”

  “是。。”贺天勉强扯出了一个笑容,实则胃里早已翻江倒海,一想到从前的那些人那些事,他就恶心的想吐。

  “发什么呆呢,走了。”贺天这才回过神来,和见一一起跟着见先生进了会场。

  晚宴已经开始了,男人女人们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天南海北的聊着,脸上挂着虚伪的笑,得体的礼服下是藏不住的腐烂躯体和肮脏下流又淫乱的灵魂。

  贺天扫过人群,十个人里有八个他都认识。偶有人目光扫向这边,看到贺天的眼神无一不是先震惊然后伴随着各种令人反胃的目光上下打量。

  我一定要把他们都宰了,贺天这样想。

  “眼神太可怕了贺天,有人想要来和你打招呼呢。”见先生提醒道,顺便抬了抬下巴示意贺天有一个人正端着酒杯走过来。

  贺天仔细看了看,呵,果然是“熟人”。

  “好久不见啊。”那人向见先生打了个招呼,可贺天却看的清楚,那人的心思,可全都飘到自己身上来了。

  见先生点了点头算是回应,那人倒也不觉得尴尬,自顾自的接着自己的话往下说,并自以为很自然的把话题往贺天身上引。

  “见先生身边这位是。。。”

  “贺天。”见先生看了眼贺天,又看向那个人,笑道,“您应该很熟悉吧。”

  那人先是很虚伪的惊讶了一下,“这孩子都长这么大了?”随后略带惋惜的说,“当初他在我那的时候还很小呢,只可惜后来被人带走了,听说过得很不好。。。”惊讶是假的,可惋惜却是真的,当初他还没玩够,人就被带走了,他当然惋惜。如今贺天也已经完全长开了,少年人的脸庞和躯体更加的诱人,在正经的西装在思想肮脏的人看来也如情趣内衣一般的色情。

  “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可真是太恶心了。”贺天直直的盯着他,漆黑的眸子啧不带感情,可背在身后紧握成拳的手早已暴露了他的心情。

  那人明显有些惊异,惊异于贺天强大的气场,惊异于贺天那双能穿透他心灵的眼睛。

  “看来贺天不大喜欢你。”见先生依然是得体的笑着,可谁又知道这笑容下藏了多少抹了剧毒的刀子。

  那人自讨没趣,便随便扯了个理由离开了。

  “不错嘛 。”见一用胳膊肘怼了怼贺天,“你们家的人当初到底是怎么想的?我倒觉得你比你那个面瘫大哥要强多了。。。”

  贺天却早已听不清见一再说什么了,他的目光早已被另一个人所吸引。

                                   【未完待续】

【贺氏骨科】绝缘

  贺天躺在床上,手臂挡住眼睛,长叹了一口气。
  “贺!天!起床啦!快点起来!”
  贺天嫌弃的看了看门,选择了无视。
  “贺天!贺天!你再不起来我冲进去掀被了啊!”门外的人还在锲而不舍的喊着。
  贺天终于还是下床给他开了门,“你怎么这么烦啊。”
  “搞什么啊,要不是我爸让我来叫你,你睡到明天我都不带管你的。”
  “啧,见先生那么有涵养的一个人,怎么会生出你这样的儿子。”贺天转身回屋,一边挑着衣服,一边嘲讽道。
  这个叫见一的少年是见先生的儿子,性格却与见先生截然相反,活泼的有点脱线,但在有些时候,这个开朗的少年却能如刽子手般杀人不眨眼,贺天是亲眼见过那个场面的,见一拿着枪,站在血泊中,脚下和周围是其他人的尸体,他蹲下身,对面前的名叫展正希的少年微笑道,“我来接你了。”
  “一会儿的晚宴你就打算穿这个?!”贺天的思维被见一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打断了。
  贺天瞥了一眼自己随手挑出来的运动服,“我不想去。”
  “那怎么行?!”见一把那套运动服扔在一边,“我知道,你不愿意见到那些人,但就是因为有那些人,我爸他才坚持让你去,这是个锻炼你的机会,让那些曾经羞辱过你的人好好看看清楚,你贺天,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你要是一直逃避,你就赢不了他们。”见一一边正儿八经的叨叨,一边把自己选的衣服往贺天身上比量,“嗯,就它了。”
  “你正经起来倒还有几分你爸的风范。”贺天接过衣服笑道。
  “那当然了。”见一翘了翘尾巴(误),“振作点,没什么大不了的。”见一拍了拍贺天的肩膀,“我出去等你。”
                                   【未完待续】

【贺氏骨科】绝缘

  贺天总是会被恶梦惊醒,自从那天之后。
  。。。
  “哥!哥!你看!”贺天指着草丛兴高采烈的拉着贺呈。
  “怎么了?又发现什么好东西了?”贺呈任由贺天拉着走,眼中尽是宠溺,语气也是温柔的一塌糊涂。
  “你看!这里有只小狗!”
  贺呈顺着贺天的手看去,草丛中趴着一只奄奄一息的小狗,看着不大,应该还不满1岁。
“哥,我们把它带回去好不好?”
  “这。。。爸不会让你养的。。。”贺呈着实有些为难,他不忍心拒绝贺天,可一想到那个男人。。。
  “没关系,反正爸也不经常回来,他肯定不会发现的。”
  看贺呈还在犹豫,贺天索性使出了杀手锏,“哥~~”眨巴眨巴。
  “养。”贺呈单手捂脸,弟弟太可爱了怎么办。
  贺天露出了计划得逞的笑容,兴高采烈的去抱狗了。
  幸福,到此就戛然而止了。这个词语,与贺天在没有半点关系。
  他成了家族的牺牲品,被他敬爱的父亲,毫不犹豫的抛弃了。
  因为他不是贺呈,而是贺天,有贺家人不该有的单纯与善良,但这在贺父眼中,是不该出现的。
  他辗转了无数氏族,受尽了羞辱,像个玩具,被人轮番玩弄。
  直到他遇见了见先生。
  他给贺天带来了希望,他告诉贺天,“你要永远记得你姓贺,记得他们带给你的屈辱,你这一辈子都不能忘记,给你带来这一切的人是谁。”
  。。。
                                   【未完待续】

想写这对很久了,真的是很冷的cp,没有粮可以吃,只能自力更生了

病爱

『T视角』
  嗨,初次见面,你们可以叫我T。我喜欢收集漂亮的东西,各种各样的。漂亮的眼睛,漂亮的鼻子,漂亮的嘴巴,漂亮的手,还有许多许多,我把它们全都收集起来,或许我可以把他们拼在一起,那会不会是一件举世无双的艺术品呢?
『A视角』
  最近有个男孩在跟踪我,无时无刻。我每次回过头都能看到他,他对我笑,那种笑容,很可怕。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慌,我感到一种由内而外的毛骨悚然,有谁能救救我,这种感觉很糟糕。。。
『T视角』
  我们又见面了呢,我发现了一个漂亮的哥哥。天哪,他简直太完美了,唯一不完美的就是他身边的那个女人,好讨厌。这么完美的东西,怎么能被她玷污?世界上所有完美的东西,都应该是我的才对。
『A视角』
  他还在跟踪我,唯一的区别就是他离我更近了,我甚至在家里都能感觉到他的存在。还有,我的女朋友失踪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感觉我快要疯了。。
『T视角』
  那个女人终于消失了,我是不是很棒?嘻嘻。不过。。。他身边还是有好多的人,好烦哦。没关系,他们会一个一个消失掉的。但是这样的话。。。就有一段时间不能看见那个哥哥了。嘛,算了,加油吧。

先码这些,剩下的明天发。

我后天就更,真的。这几天真的太忙了

病爱

『T视角』
  嗨,初次见面,你们可以叫我T。我喜欢收集漂亮的东西,各种各样的。漂亮的眼睛,漂亮的鼻子,漂亮的嘴巴,漂亮的手,还有许多许多,我把它们全都收集起来,或许我可以把他们拼在一起,那会不会是一件举世无双的艺术品呢?

先开个坑,依然是短篇,明天码不完就后天发。有点重口,慎点。

我不说你们绝对看不出这是一件衣服。

笑他妈死,停不下来了哈哈哈哈哈哈哈